墨家染染

静静听,不要说话。

1、“夫君,奴家觉得有些冷。”
“为夫去给你拿件披风。”
“不,不用。呃……奴家只是想起未出阁时,每次对娘亲说冷,娘亲都会抱紧奴家。”
“想岳母大人了?”
“……不是。”
“怀念未嫁时?”
“……抱一下我你会死么?”
“……下次直说。”
一壁将她抱紧。

2、“夫君夫君,你知道么,竟有人说我们在一起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闲言碎语,娘子莫放心上。”
“奴家只是为夫君不平,夫君如此美貌,竟被比作牛粪!”
“娘子,他们所说的鲜花,其实是为夫。”
“……”

3、“夫君,听说县令把他娘子给休了。”
“然后呢?”
“听说是因嫌弃他娘子如今不如初时好看了。”
“然后呢?”
“若有一天奴家变得不好看了,夫君你会不会也这般待奴家?”
“娘子你多虑了,你其实从未好看过,为夫不也没嫌弃过你?”
“……帮我收拾一下东西,等下我要回娘家。”

4、“夫君,我昨日看见你摸了一个美貌姑娘的手许久,末了还对她说了好些关怀的话。”
“娘子别闹。为夫是大夫,大夫触诊不叫摸,叫把脉。”

5、“夫君,你当初究竟是多么英勇无敌,才能在千百壮士之中一举抢得奴家抛出的绣球?”
“……娘子,其实为夫当时只是路过,实在是你手法精准将绣球硬生生砸在了为夫手里。”
“……”

6、“诶,夫君,奴家真的没有优点么?”
“娘子你唯一的优点便是有眼光。”
“嗯?如何有眼光?”
“寻了为夫这般优秀的夫君。”
“……”

7、“夫君天生丽质貌美如花肤若凝脂吹弹可破……”
“……”
“奴家貌若天仙却生生被夫君这一朵鲜花衬作了牛粪……”
“娘子说吧,要多少银子?”
“二两便可!”

8、“夫君,什么是真爱?”
“譬如为夫娶了你这样蠢笨的娘子竟然没休。”
“……,夫君回答问题便是,为何还顺带损奴家一把?”
“如此才能表达出为夫对娘子爱得深沉。”
“……”

9、“夫君,你觉得奴家贤惠么?”
“贤惠。”
“夫君果然诚实!”
“没有。为夫怕说了实话,今晚你又让为夫打地铺。”
“……今晚不许踏进房门。”
“……”
当晚,某夫翻窗入房。

10、“夫君,新春快乐,恭喜发财!”
“娘子的新年祝语没有什么新意啊。”
“怎么就没有心意了?奴家这等夫君发红包的心意这样明显,情真意切,夫君竟感受不到?!”
“……感受到了。”

11、“夫君,过年好麻烦,奴家不喜欢过。”
“娶你时更麻烦,为夫还不是一样得娶。”
“夫君娶奴家就一次,可春节年年得过。”
“再麻烦也就一年一次,娶了你是天天麻烦。”
“……奴家闻到了嫌弃的味道。”
“鼻子真灵。”
“……”

12、“娘子哪来这许多红包?”
“方才奴家出去转了一下,大人们都热情得紧,硬是要塞给奴家。”
“哦,大抵是以为娘子还是孩子。”
“夫君怎知道?”
“因为娘子平胸,显得格外……年轻。”
“……”

13、“夫君夫君,不知你瞧见没有,方才楼下走过那位姑娘,好生标致!”
“看见了,并不觉得。”
“夫君这般语气,亦觉得她不及奴家好看么?”
“嗯。为夫自知,自喜欢上了你,为夫的审美已经扭曲至令人发指的地步。”
“……”

14、“娘子近来学习得如何?”
“啊?哈哈,挺好,挺好。”
“那便请娘子解释一下‘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意思。”
“呃……嗯……死去的人很像我的丈夫,无论白天黑夜都很像!”
“……”

15、“夫君,我觉得你真的很好,很好。”
“娘子你说得是。”
“……咳咳,夫君,做人要谦逊。”
“为夫只知道做人要诚实。”
“……”

16、“奴家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夫君想先听哪个?”
“好消息。”
“奴家允许夫君纳一房姨娘。”
“嗯,倒真是个好消息。坏消息呢?”
“我方才是骗你的。夫君,看你方才欢喜的模样,便知心底其实是极想纳妾的!你怎对得起奴家对你的一片深情?”
“一开始便晓得你是在试探为夫,果真不出所料。”
“……”

17、夜里,熄灯,帐内。
“诶?娘子,你怎的趴着睡?”
“……奴家明明平躺得很端正。”
“咳咳,为夫忘了娘子平胸了。”
“……你是嫌弃人家了么?!”
“不是。为夫只当自己是个断袖。”
“……”

18、“夫君,那罗姑娘对你情真意切日月可鉴,几次声泪俱下说甘为你小妾,言辞恳切感人肺腑,夫君至少该表示一下,而非却对她不理不睬,这样不好。”
“娘子说得有理,那娘子以为当如何?”
“自然是义正言辞毫不留情地拒绝她,说你这一颗心只装得奴家,再容不下其他女子。”
“……”

19、“夫君,奴家最近发现有许多学子都在秉烛夜读!”
“哦,是么?为夫以前上学堂从来都是第一个完成夫子布置的作业。”
“可是,奴家听说,只有丑的人才会最先完成作业”
“.....”

20、“娘子,最近古诗词学如何?”
“自然是进步了。”
“少小离家老大回,后一句是什么?”
“安能辨我是雄雌。”
“娘子背诗背到这等境界,也算是个人才。”
“呵呵,夫君谬了。”
“……你还真当为夫是夸你。”
“难道不是?”
“……夫出去顺顺气。”
“……”

评论